隊中有我,我心有隊 There Is a“Me”in“Team”

前幾天,當我把車駛入網球俱樂部的停車場時,我把帽舌往臉上一拉,盡量將身體往駕駛座的低處靠,避免讓隊員們看到我。他們已找了我好幾個星期了,如果見到我,肯定會這樣說:“米歇爾,振作點,我們的陣容不能沒有你。”他們真是讓我壓力好大!他們非常清楚我還沒準備好,因為我的手腕受傷了,現在我得學著用另一只手發球。這可能要花數年時間——隨便去問問誰——像我這樣一個原本是左撇子的人,要訓練用右手去發球,還要熟練到能參加比賽,難度可想而知。于是我偷偷地下了車,彎腰弓步悄悄向遠處球場的隱蔽處走去,在那兒,俱樂部的一位專業人員拉斐爾將幫助我練習用右手發球。可是,我還沒來得及走遠。

我的三項全能之路 My Goal to Become a Triathlete

許多人都在反復強調列出一個“人生目標”清單的重要性——一張列舉了你在一生之中某段時間或某一年所希望做的事情的清單。去年夏天,我實現了一個極大的人生目標:我完成了一次奧林匹克三項全能比賽。對于有些人來說,它看上去也許只不過是一個正常的目標,也許根本不會被列入許多人的考慮范圍之內。我的親朋好友都知道我是個運動員,那么為什么一次三項全能比賽會成為我的一大目標呢?

我在異鄉的日子 Moving to England

  我和家人以前住在比利時,那里的生活對于我來說很不錯。家里的大多數親戚都住在那里,所以永遠都有姑嬸姨母來寵我,有表哥表妹和我玩。我的爸爸是一名記者,但那時候他在比利時的工作不多。我8歲時,他宣布他在倫敦找到了一份長期工作,我們要搬家了。我當時很興奮——我沒有意識到自己要離開親友去到一個不同的世界。現實問題逐漸浮現后,興奮的感覺很快就消失殆盡了。

環球買賣之旅 Around the World in 80 Trades

為了游歷世界而辭掉不錯的工作——這種事情,可能我們都略有所聞。有的人會覺得作出這種決定的人勇氣可嘉,也有人認為這種行為瘋狂草率。但其實,每個人都有讓自己的人生更加精彩的愿望,選擇跑遍世界,無論是為了感受不同的文化、見識不同的風情,還是跟不同的人做生意,那也是每個人為人生增色的途徑。路,就在我們腳下,向前走,走出我們堅守的狹小空間,收獲的可能會是一個與眾不同的自己。

幫助無家可歸的人 Helping the Homeless

剛到倫敦讀大學時,從薩塞克斯的一個小鎮來到大城市的轉變確實讓我很震驚。你會看見很多露宿者,卻根本不知道要怎樣做。你會跟他們聊天,無視他們,走開還是給他們錢?說實話,我對露宿者一無所知,還覺得他們挺嚇人的。你聽過這些故事——他們是酒鬼,因吸毒而神智恍惚,或者是小偷什么的。

以死亡的種子換取生命的果實 My Brother’s Suicide Is Helping Save Lives

坦然面對自殺,而不是將它當作一個秘密,這感覺真好。所以我開始在學校的集會上發言。分享泰的故事幫助我治愈(創傷)。至今已經有兩個人向我坦白說他們想過自殺。我馬上指引他們接受幫助。知道另一個家庭不用經歷我們所經歷的一切,真是太好了。如果泰還在,我想他會為我感到十分自豪,也一定會為自己的生命給別人帶來積極的影響而高興。

美竹凉子